王明明:艺术公益化之路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枣庄新闻

    王明明:艺术公益化之路

    来源:《中关村》

      用艺术来熏陶国民,中国博物馆的对外免费开放,起到了春风化雨的作用,影响是深远和巨大的。

      本刊记者/杨祖茹

      绘画历程

      采访北京画院王明明院长,适逢他于6月份刚结束十几天的怀古寄情王明明手卷、册页、扇面的魅力的画展。这也是他近年来,继回归自然---王明明中国画展、心迹自然---王明明花鸟画展之后,所推出的又一系列专题成果展。

      在王明明院长那个幽静的办公室,谈话从传统与现代审美观之间的磨合展开,他从艺术的角度对时下流行的创新与传统是否相悖展开了一番讨论。

      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大,但是王明明却用一句反问恰到好处的给与了回答,卢浮宫和蓬皮杜有冲突吗?在大肆宣传创新的今天,有一部分人提出创新就应该忘记老祖宗的那一套,其实是这些人先把自己弄糊涂了。创新是传统的延续,传统是人类精神的延续。要让表明心灵的东西得到世界的认可,就要用创新的手段把中国的传统向世界宣传出去。这才是创新与传统的最好诠释。

      王明明的回答总是言简意赅,就像他的画,古诗词中的意境都能在着墨不多的宣纸上一一呈现。

      王明明的画主要以手卷为主,从国画创作的情况来看,从事这种手绢创作形式的画家并不多。但是,他却从1988年开始创作第一幅手卷一直坚持到现在。同时也坚定着他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精神的决心,不管在任何场合,他总认定越是中国的越是世界的,那些试图跨越老祖宗而空谈创新行为终会被历史淹没,沉淀不下来。

      今年是王明明从艺50年。他从小就表现出超人的绘画天赋,他5岁开始跟父亲学画画,6岁时画的《西游记》就在印度国际儿童画展上获得了大奖,被人们誉为天才儿童。

      到了70年代,长期刻苦学习和创作的王明明,很幸运能受教于吴作人、李苦禅、蒋兆和、刘凌仓、卢沉、周思聪等诸名家,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础,国画、版画、连环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大展并获奖。

      卓绝的天资加上勤奋好学的后天努力,让王明明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作品,如《杜甫》、《招魂》、《卖炭翁》、《虔诚的信徒》、《苗乡三月》等等,仿若一幅幅古人生活的画面活跃在纸上。

      然而,在绘画成长之路上,随着艺术王国的扩展,思想的徘徊指驱使着画家的前进。王明明逐渐认识到要想成功必须克服对老师的刻意模仿,如何走出自己的特色,一度让他陷入长长的思考。最后,由于对古诗文的爱好,他选择了把艺术创作根植于中国五千年文明的大文化背景下。反复吟拈一首诗,一篇词,从艺术的角度探索着古诗文与现代中国画的结合点。

      选择立足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是一种伟大的创想,捕捉古今的切入点,找到传统文化的精髓,为自己艺术生涯的方向标。

      这样的坚持是不容易的,特别是在这个标新立异的社会。当每个人都在挖空心思地拿艺术作为成名的杀手锏,希望某一天能够通过一幅画或是一首歌一举成名时,而你却一层不变地守着自己最初的梦想,能用毅力坚持到底的无几。

      在绘画领域,当798的创意村、宋家庄画家村如雨后春笋般,融汇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潮流思想,希冀用多元素的混合吸引国人的目光时,王明明依然坚持只有立足传统能成为永世的经典,传承下来。

      奥运会期间,北京画院作为重要艺术展览地,接待了很多外国游客,这些蕴含着中华几千年文明的绘画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看的,才是世界人眼中的中国。

      当然,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不是一夜之间即可领悟,这需要经过对中国历史长时间的研读。这些年政务繁忙的王明明依然孜孜不倦地进行着艺术创作,他利用假期游览祖国大好河山,有感而发地把自己的情感和激情融入作品中。

      创新思维

      即便如此,王明明从不排斥外来新鲜思想和事物。好莱坞最新大片《功夫熊猫》一上映,他的儿子就对这片子倍加推崇,强烈要求老爸去看。就这样王明明爱上了这个憨厚的大熊猫,并极力推崇,肥仔也成了我们谈话的一个引子,接下来采访的氛围愈加的轻松。

      五十多岁的王明明院长在采访中表现出鲜明的爱憎分明。他会因为《功夫熊猫》的精彩而激动不已,亦会因为中国教育体制的不足而愤怒。一个艺术家因为爱憎分明而显得分外可爱。

      他从一个学者的角度,很客观地表达了对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地熊猫门事件的看法。一方面他认为中国是一个缺乏创意的国度,归根究底跟我们的教育体制有关;另一方面他又非常佩服美国人的对中国文化的理解。不管是熊猫肥仔丰富的表情动作、肥仔竟然有个鸭子爸爸、还是最后对中国武术和中国人境界的理解,反思我们正在远离中国最精髓的东西。

      王明明说起这些年国人精神的流离失所,显得有点痛心疾首。他肯定国家为狠抓精神文明建设国家做出努力的同时,比如让京剧走入中小学生的课堂等,希冀通过这些手段来挽救传统文化的没落,又对这种急功近利的做法表现质疑。

      京剧做过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其传承不是简单地表现在每个人都会哼唱两句,而是让国人明白京剧是什么。昔日,这个话题被反复讨论,但是从拍板到现在,王明明依然还不能接受普及吟唱京剧这一事实。他认为这种做法太过片面,因为在中国需要传承下来的不仅是京剧,还有安徽的黄梅戏、河南的豫剧以及流传于上海浙江一带的越剧和各地方剧种等等,孩子们能有多少精力去掌握这么多东西。王明明提出解决传统文化日趋倒退的最好方法在中小学中开展欣赏课:中外美术欣赏及音乐戏剧欣赏等等,从小就培养这些孩子们对美的鉴赏能力,不仅仅有助于他们陶冶情操,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这点让记者深有感触,虽然现在脑子里还漂浮着儿时学唱的放牛的孩子王二小劳动最光荣等歌曲,眼前还会闪现绘画本上的那些涂鸦。但是,依然认不了五线谱,更别提听懂京剧,每次去艺术馆让人郁闷的莫过于看着那些美轮美奂的作品,不懂所云。身边朋友最经常抱怨的也莫过于对艺术的一窍不通,甚至很多朋友为了不与人落下距离,专门在其他高校选修了艺术欣赏课。

      王明明一直认为国人惯性思维的模式在影响着下一代的成长时,更体现出其无孔不入的强势影响力。所以,创新思维显得尤其重要。

      公益化之路

      然而,人都是要填饱肚子才能去追求更高一级的精神享受,当艺术家们把艺术作为谋生的手段时,自然就牵涉到艺术的市场化运作,不管是梅兰芳大剧院的精致装潢,还是话剧的复兴并伴随着新的运营模式等,都在不停地给艺术节敲打警钟没有市场,就没有生存。

      不同的是迎合市场而发展艺术,还是用自己的作品来引领市场。前者只能被动的去画一些哗众取宠的东西,最终被历史遗忘,而后者却可以在艺术的王国中指点江山,赢得众多的追随者。

      北京画院在王明明的带领下选择承办画展时,并不会因为投资丰厚而盲目地做一些画展,更不会因为没有钱而错过展示好作品的机会。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北京画院美术馆的平台向人们展示美的享受。

      正符合了目前国家艺术馆和博物馆等公共展览对外免费开放这一个很好的决策、方针,能让更多的人观赏到优美的东西,潜移默化中,提高整个国民的素质。

      艺术只有走上公益化才能达到一种精神境界的升华。

      这些年王明明带领北京画院的画家们在非典时期做了优美的速写画册,给病人们带来了最贴心的温暖;为河南国家级贫困县推介旅游景观,对发展地方经济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加强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建立和谐社会等目标,使艺术家深受鼓舞,很多艺术家都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建立和谐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去年底,北京画院联手北京市法律援助基金会开展了题为爱心艺术的大型公益活动,募集法律援助基金。

      此次活动由北京市法律援助基金会与北京市政协文化俱乐部邀请北京画院、北京美术家协会、北京书法家协会参与合作,倡议书画家们为法律援助献爱心,捐献自己的作品,对艺术家来说这是践行和谐社会理念的一个极好机会,所以这个提议立即得到北京画院的积极响应。

      通过多方联络和精心组织,此次活动得到了众多在京艺术家们的响应。在短短时间内就收到了几十幅中国画和书法作品。这些作品的艺术水平很高,有的是艺术家专门为此次活动创作的作品,有的是艺术家拿出自己之前创作的精品力作。这些作品不仅表现出艺术家们的高超艺术水平,也表露出他们对社会真挚的关爱之心和强烈的责任感,同时也是首都书画家们对建立和谐社会伟大目标所做出的最自然、最朴素的努力和表白。艺术本来是对社会、对人生真情实感的最精致、最集中的表达,艺术作品中始终体现着艺术家们深切的人文关怀和理想追求,把自己的艺术作品作为爱心捐赠于社会,更使其增添了新的内涵;在作品中描绘、书法艺术真情,在爱心捐赠中展现更为深沉的艺术真情。

      此次公益活动受到社会多方面的热情关注,以艺术的形式参与法律援助公益活动是一次初步的尝试,然而也必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通过此次活动在一定程度上使艺术界与法律界及社会各界人士携起手来,共同帮助更多需要法律援助的弱势群体,促进法律援助事业的发展,加快推进和谐社会的建设步伐。彰扬了法律公平正义的理念,扩大法律援助的社会影响。这是艺术家们的荣誉,也是应自觉承担的社会责任,更使艺术创作永不枯竭的心灵源泉。

      艺术家用艺术奉献给社会是自己的一份责任,同时通过对社会的关注净化了自己的心灵。


      链接:

       王明明,1952年出生于北京,山东蓬莱县人。自幼酷爱绘画,儿童时代的作品曾到三十几个国家展出,曾获世界儿童画比赛特等奖、一等奖。七十年代,王明明长期刻苦学习和创作,求教于吴作人、李苦禅、蒋兆和、刘凌沧、卢沉、周思聪、姚有多等诸名家,打下坚实的绘画基础。1978年考取中央工艺美院未入学,同年调入北京画院从事专业创作。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型画展,曾在北京、新加坡、日本、香港、台湾、加拿大等地举办个展及讲学,出版多种个人画集。

       现为全国政协常委、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北京画院院长、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席、北京市文联副主席、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中华海外联谊会常务理事、北京党外高级知识分子联谊会副会长、北京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04年他被北京市委授予首都建设做出突出贡献的统一战线先进个人荣誉称号。